交通运输部主管  中国交通报社主办

中国交通新闻网首页  > 深度

自动驾驶系统引发事故谁担责?
——“特斯拉肇事案”提出的课题

2018-03-09 14:01:21 来源:中国交通新闻网 作者:何姗姗
  近日,再次引起关注的特斯拉汽车交通事故给正在快速发展的自动驾驶技术敲响警钟,提示各方应采取谨慎态度,在促进技术创新的同时应首先保障安全,尤其要注重对消费者关于自动驾驶技术的安全教育和正确引导。

  2016年1月20日,一辆特斯拉汽车在河北邯郸境内高速公路上与前方正在作业的道路清扫车发生追尾事故,司机高某不幸身亡。交警调查发现,高某在看到前方有车的情况下,未采取刹车和避让措施,因此负事故主要责任。9月20日,特斯拉车主以儿子高某使用特斯拉“自动驾驶”系统发生交通事故死亡为由,状告特斯拉中国销售公司。该案正在北京地区法院审理中。

  这是国内公开披露的首起涉及“自动驾驶功能”引发车祸的案例,也是全球首例,比2016年5月发生在美国佛罗里达州的特斯拉自动驾驶功能引发的交通事故早4个月。

  特斯拉肇事致死,责任谁来承担?

  在回答这个问题之前,需要首先解决四个问题:

  其一,该案中的特斯拉汽车是否使用了自动驾驶系统?该功能是否存在缺陷?

  涉案特斯拉汽车在发生交通事故时启动了“主动巡航控制”功能,该功能主要用于根据环境维持或调整车速。我国尚未出台针对自动驾驶的相关标准,目前业界主要采用美国SAE标准,将自动驾驶汽车的智能化与自动化程度水平分为6个等级:无自动化(L0)、辅助驾驶(L1)、部分自动化(L2)、有条件自动化(L3)、高度自动化(L4)及完全自动化(L5)。

  根据美国交通部的调查报告,特斯拉的自动驾驶系统涉及L1级“辅助驾驶”和L2级“部分自动驾驶功能”。L1至L2等级要求驾驶员高度关注驾驶,随时做好应急准备,且手不得离开方向盘。由于L1至L2等级只是自动驾驶功能等级中较低的状态,受其定位和特点的局限,该系统并不能识别所有路况,因此,也就不属于“自动驾驶功能”的缺陷。

  其二,当自动驾驶功能启动时,人类驾驶员应负何种法律义务?

  根据我国现行法律,无论自动驾驶功能处于何种等级,人类驾驶员都应时刻掌控方向盘并谨慎驾驶。《道路交通安全法》规定,机动车驾驶人应当遵守道路交通安全法规,按照操作规范安全驾驶、文明驾驶。公安部交管局发布的《机动车驾驶人安全操作规范》中规定,驾驶人应在行驶中左手握在方向盘9、10点位置,右手握在3、4点位置;注意保持视线的转移,及时观察车外的交通安全状况,尤其要注意前车动态。因此,根据我国当前法律,该案中的驾驶员应负有时刻谨慎驾驶车辆的义务。

  事实上,在自动驾驶领域,人类驾驶员的责任因自动驾驶系统等级的不同而存在一定差异。对于L1至L2级别的辅助类驾驶系统,人类驾驶员始终负有和传统驾驶员一样的谨慎驾驶义务。L3至L5级别以上的驾驶系统才是真正意义上的自动驾驶,人类驾驶员可以不需要控制方向盘,而由驾驶系统完成所有驾驶操作。其中,L3属于有条件自动驾驶,要求人类驾驶员时刻保持警觉和注意义务,当驾驶系统提出请求时,驾驶员应立即接管车辆。L4属于高度自动驾驶,驾驶员可以不再专注于驾驶。L5是真正的无人驾驶,不需要驾驶员的任何干预,车辆上甚至不再需要安装方向盘、脚刹等装置。

  本案中,由于特斯拉Autopilot(自动辅助驾驶系统)属于L1至L2等级,驾驶员应时刻保持警惕随时准备应对紧急情况。该事故中,在天气晴好、车速不快的情况下,驾驶员完全可以在事故发生前20多秒(行车记录仪画面显示)看到清扫作业车尾灯,并及时采取减速、并线等处置措施,但却没有采取任何措施,径直撞上了清扫作业车。车载行车记录仪显示,驾驶员在碰撞之前还在轻声哼歌。由此推论,其很可能是对自动驾驶系统过于信任和依赖,因此造成了严重事故。

  其三,特斯拉公司在销售时是否存在虚假宣传,从而误导消费者过分信赖自动驾驶功能?

  企业在宣传自身产品时,不得超越产品本身特征进行夸大宣传,应准确、清晰地翻译汽车操作层面的相关语义,确保消费者能够在获取相关信息时理解其真实含义。

  本案原告认为,特斯拉在销售时将自动驾驶系统作为独立功能而非辅助功能进行宣传这一行为,导致消费者产生错误认知。因此,驾驶员高某在驾驶过程中开启“自动驾驶”功能后,将驾驶任务完全交给车辆,自身放松了对路面的观察,在“自动驾驶”系统未成功识别前方车辆情况下发生事故身亡。

  《广告法》规定,广告以虚假或者引人误解的内容欺骗、误导消费者的,构成虚假广告,广告主将接受相应行政处罚。同时,违反《广告法》的规定,发布虚假广告,欺骗、误导消费者,使购买商品或者接受服务的消费者的合法权益受到损害的,由广告主依法承担民事责任。根据《消费者权益保护法》关于“惩罚性赔偿”的相关规定,如果相关经营者后续被进一步认定为提供商品或者服务有“欺诈”行为,其将可能被苛以三倍于消费者购买商品的价款或者接受服务的费用的额外赔偿。此外,根据《刑法》,广告主、广告经营者、广告发布者违反国家规定,利用广告对商品或者服务作虚假宣传,情节严重的,将面临刑罚。因此,若特斯拉采取引人误解的宣传行为后续被法院认定为违反上述所有规定,则其将可能面临较大金额的民事赔偿和行政处罚,甚至刑罚。

  事故发生后,特斯拉曾将官网上的“自动驾驶”一词修改为“Autopilot(自动辅助驾驶)”,并要求销售人员严格将此系统表述为“辅助驾驶”。同时,系统还特别增加了新的功能,在检测不到驾驶员双手在方向盘上施加的阻力时,向驾驶员发出警示。

  其四,特斯拉公司是否尽到充分提示消费者注意的义务?

  企业应尽到对消费者的提示义务。根据《消费者权益保护法》,消费者享有知悉其购买、使用的商品或者接受的服务的真实情况的权利。消费者有权根据商品或者服务的不同情况,要求经营者提供商品的用途、性能、规格、等级、使用方法说明书等有关情况。由于大部分用户缺乏自动驾驶系统使用经验,其无法快速判断何种路况可以开启自动驾驶功能,且在遇到紧急情况而自动驾驶功能失效时,无法马上作出应急反应。因此,需要企业尽到充分告知的义务。

  查阅特斯拉用户指南,在“辅助驾驶“一章中针对每一个驾驶系统,均列明了相关风险并作出警示,如“驾驶员有责任时刻保持警觉,安全驾驶,并掌控车辆”、“务必观察前方路况并准备随时采取纠正措施,否则可导致严重伤害或死亡”及“依赖主动巡航控制避免碰撞可能会造成严重人身伤害或死亡”等叙述。而原告律师认为,特斯拉销售说明书中并未在醒目位置提示驾驶员对车辆的控制义务(仅在说明书以较小文字提示)。

  具体事实细节不得而知。如果特斯拉在一定程度上尽到了相应的提示义务,那么发生事故的原因可能在于:在卖车时,特斯拉并没有强调此风险,以引起车主足够重视。

  国外经验:

  加强对消费者的警示教育和培训

  2017年9月,美国交通部出台了《自动驾驶系统2.0:安全愿景》(简称“美国自动驾驶政策指南”)。同年10月,美国参议院公布了《通过革命性技术进步实现美国交通安全愿景法案(草案)》(简称“美国自动驾驶安全愿景法案”)。这两部规定都明确提出了对于自动驾驶系统的“消费者教育和培训”,并对企业作出了引导性规定。如:企业应制定对员工、经销商、消费者的教育和培训计划,以说明自动驾驶系统的使用与传统车辆之间的预期差异;并且,该计划应考虑目标用户自身的理解水平,以便用户能够以合适、有效且最安全的方式利用该技术。同时,应结合来自经销商、消费者和其他来源的反馈,对该计划进行持续评估和更新。为了确保培训效果,在交付车辆前,销售人员应安排客户上路练习,或者在虚拟环境中亲身体验自动驾驶功能的操作。针对自动驾驶系统,企业不应夸大其词,而应制定并执行对公众负责任的营销策略,向消费者客观真实地进行介绍。

  此外,根据美国和德国的经验,建议由政府牵头组织专家委员会,对自动驾驶相关的消费者教育方案进行研究,并拟定研究报告和相关法律规则。政府可以通过公布研究报告等方式,加强消费者对自动驾驶系统的认知和正确使用。

  同时,政府可以在驾校培训中增设有关自动驾驶系统的课程,并在颁发驾照前进行考核。如德国于2017年公布的《自动及网联化汽车交通伦理准则》中规定,对自动驾驶系统的合理使用,应成为数字化通识教育的一部分。在驾驶指导中,应通过适当方式,对合理使用自动驾驶系统进行教授,并对此进行考核。

  (作者系北京浩天安理高级法律顾问,汽车行业法律研究组负责人)

  □美国“特斯拉案”的警示

  对自动驾驶技术局限 保持清醒

  2016年5月,特斯拉汽车公司生产的一辆Model S型轿车在美国佛罗里达州高速公路上以自动驾驶模式行驶时,与前方一辆正在横穿公路的拖挂货车相撞,司机当场死亡。

  美国国家公路交通安全管理局的调查人员通过多方面的分析评估,最终认为特斯拉采用的自动驾驶系统的设计和性能不存在安全隐患。从该车提取的数据表明,车载自动紧急刹车系统及驾驶员均没有采取刹车或其他行为避免撞车,驾驶员最后一个有记录的动作是在事故发生前两分钟内,将巡航时速提高到74英里(约119公里)。并且,在事发前至少7秒内,驾驶员应已看到前方的拖挂货车。

  调查报告指出,特斯拉使用的自动驾驶系统属于L1到L2的辅助类驾驶系统,技术定位有其局限性,不能探测到所有的安全威胁并提出警告或及时刹车。因此,在采取L1或L2的自动驾驶模式时,驾驶员仍须时刻关注行车环境,随时准备采取行动避免撞车。同时,虽然特斯拉在车主手册、用户界面以及相关警示中提供了有关自动驾驶系统局限性的信息,但这些信息“可能不够具体”。因此,该报告告诫驾驶员要仔细阅读车主手册中对于自动驾驶辅助系统技术的指导和警示,并应清楚地认识到自动驾驶系统技术的局限性。

中国交通新闻网版权及免责声明:
1、凡本网注明“来源:中国交通报”、“来源:中国交通新闻网” 的所有作品,版权均属于中国交通新闻网,未经本网授权,任何单位及个人不得转载、摘编或以其他方式使用上述作品。已经本网授权使用作品的,应在授权范围 内使用,并注明“来源:中国交通新闻网”。违反上述声明者,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2、凡本网注明 “来源:XXX(非中国交通新闻网)” 的作品,均转载自其他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
3、如因作品内容、版权和其他问题需要同本网联系的,请在30日内进行。

新媒体

数字报

订阅指南

热门推荐更多>>

问计于民问计于网

围绕党中央、国务院重大决策部署和交通运输部党组中心工作,倾听群众呼声、查找突出问题、吸收基层智慧,更好服务人民、服务大局、服务基层。

德阳市 | 淮北市 | 长宁区 | 琼中 | 奈曼旗 | 保康县 | 商南县 | 东兰县 | 聂荣县 | 喜德县 | 铅山县 | 阿图什市 | 晋城 | 上犹县 | 壤塘县 | 宝鸡市 | 遵义市 | 惠水县 | 比如县 | 含山县 | 澳门 | 黄梅县 | 平湖市 | 太保市 | 德格县 | 乌鲁木齐市 | 泸水县 | 马公市 | 交口县 | 东阳市 | 怀宁县 | 巴林左旗 | 涿鹿县 | 罗平县 | 确山县 | 锡林浩特市 | 嘉荫县 | 西宁市 | 忻城县 | 陇西县 | 乌海市 | 林甸县 | 寻乌县 | 诏安县 | 张家港市 | 崇明县 | 邢台县 | 玉树县 | 成都市 | 兰西县 | 屏东县 | 樟树市 | 修文县 | 玉田县 | 青浦区 | 遂昌县 | 湖南省 | 永顺县 | 屏山县 | 鄄城县 | 全南县 | 东城区 | 崇左市 | 苏尼特左旗 | 鄂伦春自治旗 | 乌鲁木齐县 | 美姑县 | 庆阳市 | 泗洪县 | 宁阳县 | 平南县 | 万州区 | 晴隆县 | 曲阜市 | 陇川县 | 桃源县 | 延庆县 | 珠海市 | 乐亭县 | 谷城县 | 湟中县 | 五寨县 | 黑河市 | 潜山县 | 汝州市 | 清丰县 | 青州市 | 三门县 | 河间市 | 天祝 | 合川市 | 怀来县 | 黎川县 | 晴隆县 | 哈尔滨市 | 怀集县 | 衡山县 | 宣城市 | 三台县 | 洛阳市 |